• 主丧奉祭 本为男子之事,唐代女子何以主办父母丧葬?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7-04 05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唐代父权制社会里,男性握有操办父母丧葬活动的主要控制权。唐人墓志中关于"嗣子主丧"的记载俯拾皆是,一方面,这彰显了男子主办父母丧葬仪式的合法性与传统性;另一方面,也进一步赋予男性一种确定性的权力、规范和文化。

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唐人墓志中也有一些女性主办父母丧葬活动的记载,这似乎有点违反唐代父权社会的常态,但深究下去,可以发现这不是女性拥有与男性平等的丧主权力,而是男性因某种不可抗拒的因素"无法在场"时,女子不得不接受由男子"剩"下来的权力,也即剩余权力。

以哈特为代表的学者们认为,剩余权力意指对契约中未被规定的剩余权利如何配置的最终决定权,与"确定权利"相对。

由于父权制社会并未明确规定女子不能主办父母丧事,女性便拥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剩余权力。那么哪些女性拥有主办父母丧葬活动的权力呢?

一、 在室女:孝道文化浸染下的主流认可与家庭关系耦合下的情感归因

在室女是指生活在娘家尚未出嫁的女子。从墓志的记载来看,唐代的在室女是可以协助兄弟操办父母丧葬的。在室女担当主办父母丧葬的职责主要缘于以下三种情况:家中无子。如《大唐故秘书郎席府君夫人弘农县君杨氏墓志》中载杨氏女"年九岁,丁内艰,终鲜兄弟,亦寡姊妹,主丧奉祭……。"杨氏女九岁母亡,因"终鲜兄弟,亦寡姊妹",担当了主丧奉祭之责。子游宦在外。如《大唐故南海县主福昌县令长孙府君夫人李氏墓志》载志主李氏患病,子求学在外"言寻受业之师,不见送终之礼",而幼女八娘"常在左右,自荣卫有达……",李氏卒后"哀哀孝女,七日绝浆。先远无主,扶赢典葬";子卒,留有幼孙。《唐赠太子司议郎皇甫府君墓志铭并序》载"一子既殁,二女承家……幼孙孺幕感切,女等罔极过情",可以推断出由于子卒孙幼,二女不得不承担起主办父亲葬丧的责任。